我不行,我从未touched by the view,我照相里有太多占有

 

唉,孤掌难鸣。

 

随手刻,最后一张是叠起来。

 

它们的交谈

  热度-2

  “你是怎么掌握疼痛的 。”

  里奥放下手中的毛巾,抬眼看向安德烈。他陈述着,语气平淡,甚至有点冷漠。绿色的双眸直直地看向安德烈,又像是像是隔着安德烈望向什么。

  安德鲁没有回答问题,缠着绷带的手重重的击打着沙袋,每一次接触都引导着汗滴滑落。

  砰,砰砰砰,砰,砰砰砰,砰。

  里奥看着安德烈的背,又看不清他的背。安德烈身上有无数痕迹,多数是淤青,少数是刀伤。随着击打的动作起起伏伏,汗液让他的肌肉镀上了光。他看得清的是安德烈背上的三处刀伤,一处枪伤,腰上的淤青。安德烈的...

 
回到顶部
 
 
top
© Nowhere Man | Powered by LOFTER